常见问题

儒家如何看待命运?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7-05 04:31

原标题:儒家如何看待命运?

题记: 得意不忘形,失意不失志。人生无非是摔倒了爬首来,擦干眼泪收拾走囊重新起程而已。

孟子与孔子相通,都是具有剧烈挺进精神,但能复苏意识现实的理性主义者,他们都置信有人力不可转折的命运的存在。人生活着理答积极挺进,但总不克处处写意,有些事情不可强求。由于人生的事业成败,除了与幼我的全力相关,还有表在环境的局限,人要是能复苏地意识到这一点,就能够在苦难和战败中处之淡然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命运既是推动人生向前的澎湃动力源,又是人生战败时的灵魂避难所。

孟子很遗憾异国亲自批准孔子的哺育,孟子也尽人事知天命尽人事为孔子感到遗憾,在孟子眼里,孔子是伟人的“集大成者”,具有崇高的道德修养,但孔子并异国像尧舜禹相通,拥有王位。

“匹夫而有天下者,德必若舜禹,而又有天子荐之者,故仲尼不有天下。”

“一个平民能拥有天下,品德修养一定像舜和禹相通,而且还要有天子的选举,以是孔子就没能拥有天下。”

孟子认为,一幼我要想拥有天下,必须具备两个条件。一是要有崇高的道德修养;二是要有天子的选举。孔子已足了第一个条件,但是异国天子选举他,以是孔子异国得到天下的王位。遵命孟子“性”与“命”的区分,拥有崇高的道德修养,属于内在于人的“性”,是“求则得之”的,孔子寻觅崇高的道德,他得到了;而有天子的选举、获得天下的王位,是表在于自身的“命”,而“命”是“非人力之所能为”的,人在未必的命运眼前,无能为力却是一栽一定。因此孔子只是一个“素王”,是具有帝王之德而无帝王之位的人。

固然孟子很全力,但他也复苏地意识到,人力有限无法突破命运的局限,这让他更添理性和深切,不至于在波折眼前茫然无措而自暴自舍,在人力无法达到的命运眼前,孟子逆倒获得了一栽心平气和的力量。

孟子的学徒笑正克在鲁国做了大官,向鲁平公选举了孟子。孟子起劲得彻夜难眠,星夜兼程赶到鲁国,准备与学徒在鲁国大展宏图,推走仁政实现王道。但是时兴的梦想往往像五彩泡沫相通易碎。

鲁平公对孟子神交已久,一早晨就要出门探看孟子,但一个叫臧仓的宠臣说,孟子是个不知礼的幼人,不值得一见。往见孟子就会降矮身份丢了面子。理由是孟子为母亲办的葬礼的周围超过了他为父亲办的周围。鲁平公也是个耳朵柔没主见的人,一听这个话就作废了与孟子的会见。孟子听说后,既异国怒不可遏,也异国唉声叹气,而是面如秋水波澜不首。

展开全文

“走,或使之;止,或尼之。走止,非人所能也。吾之不遇鲁侯,天也。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?”

“一幼我要做一件事情,是有一栽力量在驱使他;不干,也有一栽力量不准他。干与不干,都不是人力所能及的。吾不克与鲁君相见,是天意!谁人叫臧仓的幼人,怎么能使吾们不克相见呢?”

在孟子看来,不论是孔子空有帝王之德而无帝王之位,照样他的梦想被幼人臧仓损坏,这些都属于表在的机遇,是属于命的周围,而命是人力所无能为力的。以是,学会面对战败而淡然处之,在“走至水穷处”,享福“坐看云首时”,正是对待命运的准确态度。

经过多年的风霜雪雨和飘泊飘泊,孟子已经变得镇静理性了,否则以他的暴脾气,上门痛骂耳朵柔的鲁平公,痛扁嚼舌头的臧仓也未可知。

孟子深切地意识到,不是一切的栽子都会发芽;不是一切的梦想都能成真;不是一切的喜欢情都能完善;不是一切的誓言都能兑现;不是一切的起程都能到达彼岸。人生不写意十之八九,在漫长的生命旅途中,会有清空朗月,常见问题也有凄风冷雨。成功了,是命运对自吾全力的赏赐;战败了,是命运对吾们抗压能力、拼搏指数的考验。以是,得意不消忘形,失意不要失志。人生之路,无非是摔倒了爬首来,擦干眼泪收拾走囊重新起程而已。

鲁侯来与不来,孟子就在那里;孟子的理想不克推走、鲁国不克施走仁政,这都是上天的旨意,这就是命。而命是人类无可奈何“非人之所能为者”的存在。

“舜、禹、好相往悠久,其子之贤不肖,皆天也,非人之所能为也。莫之为而为者,天也;莫之致而至者,命也。”

“舜、禹、好之间相往悠久,他们儿子的好坏,都是天意,不是人力所能为的。异国人让他们云云做,却办到了的,都是天意。异国人叫他来,却来了的,就是命运。”

尧的儿子丹朱品走不好,尧把帝位传给了舜,正好舜的儿子也是不肖子孙,舜就把帝位传给了治水有功的大禹。大禹的儿子叫启,据说很贤明,舜原本是把帝位传给好的,但是人们不情愿,都跟着启,以是启就竖立了夏朝而拥有了天下。禹损坏了民主禅让制,从此中国进入家天下的时代。

孟子认为,尧舜的儿子品走不好能力不可,这是天意,禹的儿子贤明服多,这也是天意;好原本做了帝位,但是老平民不屈他,这照样天意。以是,孟子给天和命下了一个清晰的定义:凡不是人力所能办到的却办到了的,都是天意;不是人力所能招致的却来到了的,就是命运。

既然命运就像一张让人无法呼吸的大网,将吾们包裹其中,人类答该像一条鱼儿等着被晒成咸鱼?照样奋然跃首游进汜博的大海?人在命运眼前如何挺直本身,这是孟子要思考的题目。孟子末了为吾们找到了一条逻辑邃密的“功法”,让吾们在命运的重压之下,卓然挺直首人类的行为。

“尽其心者,知其性也。知其性,则知天矣。存其心,养其性,以是事天也。夭寿不贰,修身以俟之,以是立命也。”

“人足够膨胀驯良的本心,就清新了人的本性。清新了本性,就清新天命了。保持本心,修养本性,这就是对待天命的手段。夭折也好,长寿也好,吾都不喜新厌旧,只是修养自身期待天命,这就是安居笑业的手段。”

这是孟子关于“命运之学”的精彩阐述,也是儒家“身心性命”之学的中央。孟子认为,人要在命运眼前真实站首来,最先要经过自省穷尽本心,本心其实就是先天的善端,“尽其心”之后,自然能够清新本身的本性。而人的本性是上天授予吾们的,因此清新了本性,就清新天命了。保存善端,养护扩充本性,就能够达到天人相符一的境界了。

一幼我不论是长寿照样夭折,那都不是吾们要考虑的事情,吾们真实要做的,就是培育身心修炼道德,期待天命的到来。天命如何,吾们无法干涉,但吾们能够修养好本身,做到尽心知性、有意养性,这就是孟子对待命运的态度。一般地说,管他什么命运,做最好的本身就是了。把本身交给全力,把终局交给命运,这就是中国人的“安居笑业”之道,表现了中国人“尽人事知天命”的人文精神。




    友情链接

    Powered by 培溲清洁服务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